厦门南靖商会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申请入会|联系我们
三星掌门李健熙 这几天,国内媒体频频引用一则来自韩国《东亚日报》的报道:三星集团向旗下三星电子、三星生命、三星物产等下达命令,要求全体员工提前上班时间至早6:30。希望借此让员工认识到三星正在处于危机中,增强危机意识。 没人会否认三星的勤奋,没
三星的危机意识:对自己狠 对对手也狠
打印发布:南靖商会时间:2012-07-13 09:19浏览量:

三星掌门李健熙
三星掌门李健熙

  这几天,国内媒体频频引用一则来自韩国《东亚日报》的报道:三星集团向旗下三星电子、三星生命、三星物产等下达命令,要求全体员工提前上班时间至早6:30。希望借此让员工认识到三星正在处于危机中,增强危机意识。

  没人会否认三星的勤奋,没人会否认三星世界级大企业的地位,但是在通向成功的路上,三星采取的手段与作风,却多有值得商榷之处。

  这是一家把狼性精神放大到极致的韩国公司。对自己狠,对对手也狠。

  对自己员工狠,别人管不着,那或是韩国文化的一部分。但是作为征战海外的国际级公司,却得适当注意一下行业生态建设吧?

  前些天,网易科技原创的一篇“郭台铭为何痛恨三星”。郭台铭是台湾工业的标志性人物,他与三星间的对立关系很大程度上是整个台湾工业圈、IT界与三星关系的缩影。

  华硕董事长施崇棠一派儒雅风,但也曾直言:“三星擅长模仿别人,再把对方宰掉”。

  那么,三星的“不地道”仅限于此吗?

  政府补助和倾销

  三星在国际上首先被诟病的:是它与政府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是韩国寡头公司的一大特征。

  明基友达集团董事长李焜耀曾对媒体表示,能有这么大的品牌,国家支持度高是主因。

  由于在政府在后力挺,三星遂能大张旗鼓做一件事:倾销。

  今年年初美国家电企业惠而浦起诉三星、LG向美国倾销洗衣机,5月30日商务部初步裁定,三星电子等韩家电企业从韩政府获得不正当补贴,最近又有消息称,又有新的倾销证据,但尚未公开。

  去年10月,三星也被裁定从其韩国和墨西哥工厂向美国倾销下冷冻结构冰箱,后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两厂产品征收15.41%和30.34%关税。

  而在三星位居老大的DRAM、NAND闪存等领域,美、日、台湾竞争对手已经不止一次地向本国或本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对其征收惩罚性关税。它们认为,支撑三星可以打价格战的,正是韩国政府的无限制低息贷款。

  更早些时候,三星与政府之间关系还有一个更大污点:行贿。前三星法务长金勇澈出版了《思考三星》一书,里面将三星誉为亚洲最腐败企业,例举了高层挪用巨款成立秘密基金行贿政府官员、以换取各种政府扶植的事实。

  事实上,三星掌门李健熙本人及其父亲在(与政府当局过从甚密)这上面都吃过苦头、付出过代价。

打乱行业周期,利用资金耗死对手

  另一个让竞争对手愤恨的是,除了常规倾销,三星还携政府和大量自有资金,在特定产业的特定阶段,不惜进行“自杀性”行为以扰乱行业周期,迫使比自己弱小的竞争对手垮台。

  以DRAM存储芯片行业为例,今天韩国企业已经是这个行业绝对的老大,三星占据40%以上的市场份额。不能否定,三星们在产品升级上的努力,但是如果了解他们的上位过程,隐隐约约的“不地道”感便浮现上来。

  当时是2007年,微软推出Vista系统,业界普遍认为Vista将会大卖从而拉动对DRAM的需求,于是新一轮的DRAM增产开始了,然而市场对Vista的反应并不好,整个DRAM市场由于判断失误,供需失衡,价格从2.25美金一路跌至1美金。

  按照经济理论,价格跌破成本,需要减产,让供求重新平衡。然而搅局者三星就在此时跳出来了,凭借着手中的资金,打开了增产的闸门,致使DRAM价格一路狂泻至0.31美元。

  让我们来看看此轮恶性增产后的狼藉战场。

  根据张恒的博客:

  2009年1月底全球第二大DRAM公司德国奇梦达(Qimonda AG)因大幅亏损宣布破产保护。仅一个月后,全球排名前十的DRAM厂商台湾茂德终体力不支宣布破产保护。同年4月,美国计算机DRAM第一大厂美光科技 (Micron Technology) 公布连续第9季亏损。持续单季亏损达7亿美元以上。先后宣布最多裁员达4850人并关闭旧工厂。当时半导体行业的老大intel一个季度盈利才不过20多亿美元。而美光连其十分之一的规模都不到,可想其亏损程度。台湾方面,DRAM企业高管联合向政府求救。台湾政府出资出力出方案,但补给的钱只够帮助暂时资金周转,企业无法进行大规模的研发投资。

  再看一组数据,三星2008年资本支出11万亿韩元,而其中7亿投入存储芯片业务,2007年全年利润是5.94万亿韩元,也就是说,三星将2008年6成预算,2007年总利润的118%全砸进了DRAM业务,即便自己同样深陷亏损,也要搅乱行业的周期,将处于休整期的对手一一掐死,最终登顶。

“黑”过台湾对手,再“欺”大陆买家

  欧盟案一直被很多台湾的媒体称为三星打压台企的标志性案件。根据网易科技“郭台铭为什么恨三星”的描述,在2010年的欧盟针对三星、LG、奇美、友达四大液晶面板生产商的垄断调查中,三星在欧盟的“宽容告示”期举报了四家企业在2001年到2006年间多次讨论如何操纵面板价格,导致最终郭台铭的奇美被罚3亿欧元。而更让郭不满的是,三星这个曾经被欧盟以价格操纵之名罚款的惯犯,却因此次成为“污点证人”免去了罚款。

  除了告对手的状以保全自身,三星还干过囤货的工作,只不过这一次枪口对准的是大陆的买家。2009年2月,正值大陆家电下乡,三星突然向友达、奇美等台湾面板企业抛出了2008年8月以来最大规模的中小尺寸面板订单,令友达、奇美始料不及。看上去,三星似乎是要向台湾厂商表达自己上一年因金融危机而大幅撤单的悔意。但蹊跷的是,同期韩元是贬值的,韩国面板却并没有大幅出货,反而放慢了向中国大陆彩电企业出售面板的速度。短短一个月,32英寸及以下面板均价上升2-5美金不等。

  另外,根据报道,市场研究机构DisplaySearch 大中华区负责人谢勤益表示:“来自三星的订单近年来一直占友达液晶面板销售的30%左右,占奇美的23%左右,这些台湾面板商自然只能推后向大陆彩电企业交货。”

  囤货的目的很明显了:买光市面上的液晶面板,让大陆厂商“无板可买”,唯找三星。康佳多媒体事业部总经理穆刚接受采访时说:“三星电子目的就是通过控制液晶面板供应来打压中国,借机提高液晶面板销售价格,造成中国大陆平板电视利润萎缩。”

  一句话道尽中国制造的“悲催”真相:不具备上下游的垂直整合能力,成本主动权极大受制于人。当此“人”不善时,中国厂商们哭都没处哭去。

  总结一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

  对国际贸易法精通(否则不会在欧盟案中全身而退)

  善于利用资本和市场地位(利用订单和资金,遏制无数对手,并逼其破产)

  敢于破釜沉舟(逆势增产Dram时也要承担巨大的亏损)

  会把握时机(从2001年或更早开始,类似Dram增产这样的恶性竞争手段便被使用,只是在不断变换把握着时机,比如把握金融危机)

  以及有政府坚强支持(明着的产业补贴和暗着的银行贷款)

  如上种种的三星。从一方面来看,这些都是很强的企业竞争能力,值得赞许。但是,这些手段放大到一定程度,则对对手甚至行业产生极大损毁力。三星,从而被架到“行业公敌”的位置。强大不一定会遭恨,但强大到不给别人留活路便“不地道”了。

  然而,无论你多恨,“不地道”的三星也许还将一如既往地不地道下去。更可怕的是,它从不懈怠、越来越勤奋,每天早上六点半,就开始干活了!

商会介绍| 新闻中心| 商会中心| 商机速递| 走进南靖|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5 厦门市南靖商会 Power by DedeCms 版权所有 闽ICP备09036629号
电话:133-6590-0166 QQ:2219344545
Emial:baikdmia@163.com网址:http://www.xmnjsh.com
技术支持:厦门企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